Latest Post

No Image Yet

賑濟饑民

崇福寺最早也祭祀媽祖的祠堂,慢 I曼擴大修建而成。崇福寺配套建造一色齊全,佔地7,434 呼,是4個唐寺當中建築最華麗與宏偉的。從開山祖師到 11代住持,也都是從中國延聘福州籍的高僧,其中最著名 旳有即非如一禪師,俗姓林,出家師事隱元隆琦,1657年 象渡來到長崎,入住崇福寺,成爲名聲卓著的中興開山。 也擅長書畫,草書最佳,被譽爲「草聖」。又如千呆性安 蹕師,俗姓陳,亦工書畫,善繪花卉人物,日延寶天和年 間(1680〜1682)長崎大饑荒,他將珍藏多年的越南新娘介紹書畫全 部義賣並捐出賑災,後還特地花錢鑄一大鍋,每天在寺廟 內煮粥賑濟饑民,這只大鍋後來被當作重要文物而保存至 今。崇福寺跟其它華僑寺廟相同-最後也是因爲中日之間 旳交通中斷,華僧無法日,在11代主持之後,也改由曰 暦監寺。 剛到崇福寺,第一眼見到的是一座中國式的山門, (谷稱龍宮門。山門上高懸的匾額寫著該寺的山號:「聖壽 」,這是由開創日本佛教黃檗宗的中國高僧隱元隆琦禪師所親題。由於過去葡萄牙人經常來侵擾長崎,因此當地 華僑向長崎的官吏建議並出資修造了這種形式的碉樓, 不但美觀,還可以居高臨下的攻擊、驅趕和防禦海盜的 侵擾。山門內第一峰門楣上鐫有「崇福禪寺」四個字,目 前崇福寺的第一峰門和大雄寶殿已被日本政府列爲國寶保 存。 在崇福寺的大雄寶殿前的庭院一側建有一小亭,而 當年長崎大飢荒時,千呆性安禪師爲饑民施粥而鑄的巨 鍋〔大鑊)就放置於此。這個大鍋一深約5.7尺,口徑6.1 尺,重1,900斤,每次可煮粥約4石2斗,同時可以分給 3,000人食用,大鍋的外緣鑄有「聖壽山崇福禪寺施粥巨 鍋天和貳年壬戌仲春望後日」等字樣,這22字也記錄了當 年移居長崎的華人(商)與當地婚友社之間的友好關係。 大雄寶殿右側是媽祖堂門和媽祖堂,一般來說,媽祖堂是 很少有堂門的。而這座堂門迄今仍被完整的保存下來,故 被長崎市政府視爲重要的文化遺產。至今每逢3月23曰媽 祖誕辰紀念日時,眾多華僑便前來捻香向媽祖「祝壽」, 場面+分熱鬧。聖福寺俗稱廣州寺,建造於1678年〔清康熙17年;曰延寶6年),由鐵心和尙開基。他是福建漳州巨族陳朴 純之子,母親則爲日本人-西村。鐵心和尙自幼生長於長 崎,長大後師事福濟寺開法僧木庵,皈依黃檗宗,唯一與 其他三唐寺人不同的是,該寺未聘請過唐僧渡海來日本。鐵心和尙圓寂之後,即直接改由日僧監院。 據長崎市史記載,該寺開山最晚,其創立時間在上述3唐人寺開山約50年之後,建成之後,廣東省籍的華僑 參詣該寺的日益增多,便逐漸成爲一居長崎之廣東同鄉聯 谊、聚會之所。又據1866年立石的《聖福寺重修碑記》寫 道:「我粵客是邦者,共竭悃忱,同襄美舉,徂松甫柏, 長斷是遷,鄭楝魯檣,美輪美奐云云」,可見廣東僑胞與 聖福寺的關係很深。若在傍晚時分,前往寺內參訪。可以 看見整座寺廟的環境相當清幽,而在山門前當地政府特別 立了一個說明牌,介紹該寺的歷史沿革。寺前有一座「惜 字亭」,其實這是一個磚砌的六角形焚紙爐,爲1866年由 當地華僑所捐資建造的。由於這座磚造焚紙爐具有百年歷 史,所以現在也被長崎市政府列爲重要古蹟而加以保存, 旁邊有一個市政府放置的說明牌,上面清楚的告訴遊客: 「市指定有形文化財聖福寺惜字亭」。 整體來說:這4寺在形式上均爲黃檗宗之佛寺。但是 佛殿之外,各家泰國寺廟供奉的神佛稍有不同。如福濟寺內有 青蓮堂,內祀媽祖娘娘及關聖帝君之外,還供奉觀音大 士;興福寺也同時供奉媽祖娘娘(左右兩側有千里眼與順 風耳)、關聖帝君(左右兩側有關平與周倉)、大道公〔及三官大帝);崇福寺則有媽祖堂-供奉媽祖娘娘、三 官大帝,護法唐供奉關聖帝君及觀音大士 :聖福寺則以觀 音堂同時供奉關聖帝君、媽祖娘娘、觀音大士 。長崎代小倉挨了一顆原子彈1945年8月6號凌晨美國在日本廣島投下代號爲「男孩 的原子彈,這是人類首次在戰爭當中使用 Read More


No Image Yet

逃過一劫

由於,日本在廣島遭受原子彈的攻擊之後,但仍舊不 同意接受波茨坦宣言無條件投降的最後通牒,甚至還努尤 的掩蓋廣島被炸的事實真相,因此8月9日蘇聯政府對外宣 稱基於對聯合國的義務,接受聯合國的要求-對日宣戰, 當天上午11時30分,美軍又在日本長崎投下代號爲胖的第2頼原子彈。當時已經是強弩之末的曰 本,只得在內閣會議決定面對現實,6天之後,1945年8月 15曰,日本政府宣佈接受波茲坦宣言及無條件投降,第二 次世界大戰宣告結束,中國在艱苦抗戰8年之後,終於耳了抗日戰爭的最後勝利。但你可能不知道,原本美軍要投射原子彈的地點, 一了廣島之外,第二顆原本選定投擲的主要目標並不是長,而是同樣與長崎位於九州的小倉市 ,只是因爲天候問題,而讓小倉逃過一劫。小倉位於九州東北海岸,在二次大戰之前是日本重要勺工業城市,負責生產日軍所需的部份室內設計裝備。1945年 月9日凌晨3時49分左右,美軍空軍一 「第509混合部隊」 勺飛行員查爾斯,斯威尼與奧列維駕駛著一架8-29轟 乍機,飛機內載著一顆代號爲「胖子的原子 單從位於塞班島西南方5公里處的提尼安島機 碧起飛。 經過一段時間的飛行,8-29到達了小倉市上空。但 臺當時的天氣很糟糕,能見度相當差,由於美軍當時的原 彈核作戰規定,轟炸機投擲原子彈時,飛行員必須要能 胄楚的目視到搬家公司目標之後才能投擲。但當時小倉市的天候狀 兄非常糟糕,飛行員因雲霧太厚而無法看清下面的城市, ;至過幾次反覆的盤旋,斯威尼始終找不到可以投彈的地 !占,大約45分鐘之後,由於燃料有限,飛行員只得放棄 降原子彈投射在小倉的計畫,並按計劃轉飛第二目標長崎 节,不久之後,他向長崎投下了一顆原子彈,當時總共造 犮86,000多人傷亡,佔全巿總人口的37冗,另外還造成全 节超過60冗的建築物被摧毀。一直到今天爲止,長崎共有37,00多人死於核爆炸和核輻射導致的疾病。 而幸運逃過一劫的小倉市在1963年2月10日,與門百市、戶畑市、八幡巿和若松市合併爲北九州巿。原本的褒 小倉市則改爲小倉區,到了 1974年又改爲小倉北區和小南區。〔忠偉)曰本幕府對唐人四寺頒布之〈上諭〉(吉利支丹旁 令):「本寺雖屬媽祖香火道場,實乃祝國焚脩,催邪辨之迦藍也。是昔起建之後,寬永壬午19年3月,曾蒙鎮, 馬場三郎左衛門公轉奉大將軍上諭言:唐船至崎貿易,禁者莫如邪教。仍恐唐船往來,混載南蠻惡黨之人。大陸新娘仲介來者不出南京、福州等處。各爾三寺住持,凡唐人上岸, 入四燒香(頂)禮,必須嚴查,亦得辨明白。又給此旁 條,永遠流傳」「生而不平等」的曰本「賤民」豊臣秀吉在1591年頒佈「身份統制令」,主要內笔禁止「奉公人、侍、中間、小者直至荒子」 〈武士 、准武士直至最低級服軍役者〕轉爲百姓〔農民〕 或町人(商、工);禁止百姓棄田不耕,作買賣或從事手工業;禁止武士及服軍役者擅自離開主家。


No Image Yet

士農工商

從此,日本以正式的行政命令,將日本人的身份和 職業固定化,完整確立「士農工商」四個階層,並確立由 「士」統治「農工商」的「武家統制」一武士階層也被正式確立! 1592年,幕府更頒佈《人掃令》,按村編制戶口 清冊,登錄各戶人口人數、男女、老幼及身份。而在「士 農工商」之後還有一個最低賤的階層就是一部落民。1868 年明治維新後,在「一君萬民」的標榜之下,人民與武士 的階級特權制度逐漸被打破。直至1871年8月28日,政府公佈「身份解放令」,宣布廢除穢多、賤民等稱呼,並宣 布其職業和身份地位應和一般平民相同。 但實際上,在日本-所謂的部落民(穢多、非人等 賤民的後代〕一直到現在仍然受到社會嚴重的歧視,特別 是這些人就業還必須被限制在-處理牲畜屍體和剝製獸皮 等和「死」或「會議桌」有關的行業之中,這些都是被一般曰 本人視爲最低賤的工作。這些外在的標記,也讓這些人在 就業、婚姻、住屋居所…等各方面都受到很大的社會壓 力。 『在曰本西部,存在一群「不可接觸的」賤民!』很多人以爲「不可接觸的賤民」只存在於印度的種姓 社會制度中,沒想到在號稱單一民族的蘇美島居然也有這樣 一群「被迫」永遠世襲-低賤身分的人。 日本在德川幕府時期的身分制度,所說的「四民」是指「士農工商」一4種不同行業的人。其中的「士」指 的是武士 、和幕府或各蕃主內辦公的差役,另外的「農工 商」指的都是一般的平民百姓,但在「商」之下,其實還 隱藏了一個被稱作「賤民」的社會階層。而「賤民」其 實主要是「穢多」   、和「非人」兩種身份人民的統稱,他們是一般人民之下最底層 的人,是沒有身分的或者稱爲「身分外身分」。由於「賤 民」只能生活在指定的村落、從事被指定的「低賤」行 業,他們的行動被限定在被指定的部落,因此 也被稱爲「部落民;而所謂「部落民」 一詞,在日本指的是「被差別部落民」、「部落出生者」 的簡稱。 這個社會階層是怎樣產生出來的,好像沒人說的清 楚,有人說是在在桓武天皇時期〔9世紀)就出現了 。也 有人說出現在鎌倉幕府時代左右,可能源 自於佛教傳入日本所帶來的禁殺生觀念轉化而成,因此當 時從事一屠宰業、皮革業、劊子手…等職業的人都屬於賤 民。最重要的是那時日本是處於戰國時代,整個日本列島 分成無數個小國,經常打仗,戰事一結束,就必須要有人 處理戰場上的死屍…等等,而負責處理的特定族群是世襲 的,這或許就是賤民的由來,而因爲工作低賤所以這是叫 「穢」的由來,當然賤民也並非完全以職業來分,所以罪 犯、乞丐、部分疾病患者〔如痲瘋病患)也包括在內。其 實現代日本被歧視的不只是「部落民」而已,目前還受到 歧視的群體還包括旅居日本的韓國、北韓以及中國等外國 人…等。由於信仰的關係,古代日本人是不吃四條腿的動物 的,當時主要的肉食爲魚肉海鮮類,日本人開始大量吃肉 (主要指的是牛肉)是從明治維新以後的事情。古代日本人 唯一吃的四條腿動物好像就是兔子。所以日語裏面數兔子 的量詞是「匹」,不像一般的動物那樣用「頭」,意思 是兔子和魚一樣是可以吃的食物(在曰語中魚的數量冠詞為 「匹」〉。但不吃肉並不意味著日本人不飼養家畜動物, 皮革是製造武士盗甲的原料,所以宰殺動物,做皮革製品就只有賤民們去做。所以在現代日本人提到賤民時伸4 個手指頭,那意思指的就是吃四條腿動物的賤民。嚴格 來說:「穢多」是指受衙門許可,可以處理 死掉的牛、馬匹等,以獲取肉和內臓和皮革的人或皮革 商,或是在罪人處刑時幫忙監看的人〔「穢多」的說法有2 種:除了上述傳統從事屠宰業…的人之外,也有人說是指2,000多 年之前由朝鮮半島咸鏡北道渡海來曰本的灞貊族一 Read More


No Image Yet

日本獨享

賤民們一般住在被河圍起來的地方,與一般人隔絕, 河上是連橋都沒有的,進出都必須倚靠船隻運送。賤民們 沒有自己的土地,有時幫人打工換得一口飯吃,吃完後主 人肯定會把「污穢」的賤民們用過的辦公桌砸碎丟棄。以分佈的區域來說,現代部落民大多只存在於曰本 西部,主要分佈在兵庫,奈良,三重等縣,最東只到長野 縣。東日本則沒有這個問題,這並不是說東日本就民主平等,大家富有人權觀念!這是因爲東日本的發展是近百年 的事情,而出現賤民這個名稱的時候,東京〔江戶)那兒 還是一片未開發的蠻荒之地,因此對於現代居住在關東地 區的人來說,算起來大家都是新移民,於是就把這個惡名 給西日本獨享了 。由於賤民這個行業與身分是永遠無法變 更的,因此到了德川家康時由世襲的穢多頭彈左衛門主管 賤民事務,但也由於賤民階級大多從#民生必需品的手工 藝者,因此穢多頭非常的富裕並權傾1時,到了德川幕府 末期因爲第13代穢多頭(後改名爲彈直樹)爲支持幕府 派,得罪了尊皇派(也就是明治政府的當權改革派)武士 ,因 此當幕府宣佈返位還政給天皇之後,這些政治奪權的恩恩 怨怨可能就是造成日後明治政府機構帶頭歧視部落民的一 個主要原因。明治4年日本實行「賤稱廢止令」的解放 令,解放舊四民的身份制度,廢除「士農工商」的身分制 度,一律改稱「平民」,將以往因職業或罪犯背景而被稱爲「穢多」、「非人」的賤民階級改稱爲「新平民」,他 們聚居的地方改稱「特殊部落」、「未解放部落」。然而實際上,一直到20世紀初這些在血緣上同屬於大和族的新 平民卻依舊喘息在社會最底層,只能從事屠宰、掃街、搬 運等所謂「賤業」,受盡欺凌壓迫。〔或許就是因為這些賤 民曾經支持過德川幕府,所以備受行政機構的注目與汙辱)這些 人在法律地位雖然平等,但在經濟、社會等其他方面卻備 受歧視,在人際關係、婚姻、求職以及辦公椅建設上都有差 別待遇。從「賤稱廢止令」實行時,曰本許多地方掀起一 般民眾攻擊部落民的暴動,可以想見日本社會對賤民的歧 視根深蒂固。到了本世紀中,部落民仍然無法擺脫低下的 社會地位。大多數的部落民沒有機會受教育,即使有幸進 了學校,也必須和學校中的一般學生隔離。甚至在當時曰 本爲軍國主義國家,但是部落民卻被禁止進入軍隊服役。 爲了改善人權,1922年「第一次水平社大會〔全國水平社是 以部落改善運動為主體,由於大正時期的民主主義以及社會主義的 影響以及否定部落改善的逆方而產生的一個團體)」在京者&巿岡 崎公會堂舉辦,當時總共有來自日本全國約3,000名部落 民與會,經過熱烈的討論,會中公佈了 「水平社宣言」。 其主要的宣言綱領爲 〕部落民期待透過部落民自身 的行動落實絕對的解放,要求日本社會給予-部落 民絕對的經濟自由及職業的自由。在日本歷史上,所謂的 水平社宣言,可以說是最早的人權宣言。 1965年,日本政府曾有意改變這種歧視現象,通令各 個學校,取消對部落民學生的隔離措施,但卻受到部分家長的強烈抵制,最後仍是一切如故。 一直到2戰結束之後,執政的自民黨才給了賤民們選 舉權,改稱其爲「部落民」,讓賤民們和其他國民平等, 但是部落民們還是在升學,就業時容易被人認出來而受到 歧視。這又是爲什麼呢?曰本許多的正式表格有「本籍」這一欄,這和舊式 中華民國身分證欄上的「籍貫」意思差不多,但又比我們 所填寫的籍貫要煩瑣的多。在台灣籍貫只寫到縣市這一段1 (新的身分證已經廢除籍貫這一欄,只填寫出生地),而7 曰本的「本籍」則細分到了村莊。在日本部落民又只居住 於特定的區域,所以只要一看這人的「本籍」,就能毫不 出錯的判斷這人是不是所謂的「部落民」,因此這一區域 就成爲部落民無形的「身份證」!爲了保護部落民們的人權,日本政府採取了容許部落 民更改戶籍上的本籍記載的措施。到這幾年更是把有關表 格上的本籍填入欄乾脆就取消了 Read More


No Image Yet

同和問題

爲了改善日本國內被稱爲「部落民」的賤民歧視問 題,部分日本民間相關人士組成「部落解放同盟」,曰本 共產黨也有組成「全國部落解放運動聯合會」(後改組為「全國地域人權運動總聯合」〉,力求國會通過人權相關自助洗衣法案 化解歧視。調查發現:現今年齡在50歲以上的日本部落民 當中,文盲很多,這是因爲他們當時沒有受教育的權利,「部落解放全國聯絡協議會」開展識字教育,爲失去教育 機會的部落民補上這人生的一課。「部落解放全國聯絡協 議會」會長久保重倉說,今後他們的目標有兩個:一個是 努力普及「同和教育」(部落民問題也稱為『同和問題』〕, 讓人們從小就懂得部落民產生的歷史,消除歧視的土壤。 另外他們還有一個最大的願望是希望政府能夠制定一個法 律,從根本上保證部落民的基本人權。 但在一般人心目中,對部落民的偏見和歧視總不是 那樣簡單地就能消除的,尤其是在結婚的時候,傳統關西 人是很講究門第這件事的,他們決不能允許那些「賤民」 玷污了自家「高貴」的血統。現今日本社會對「部落民」的差別待遇首見於1975年11月曝光的『部落地名總鑑』, 該書記載著全日本部落民的姓名與住址,其目的是爲了排 除部落民的求職或通婚,而經由徵信社透過有權調閱政府 戶籍資料的「行政書士」等8種行業,秘密取得戶籍資料 後出版,在許多大企業與個人手中流傳,因爲大量印刷卻 又不能公開販售,一本書的價格大約在5,000到50,000曰 幣不等。此書的曝光導致部落民相關組織也極力運作,希 望能藉此喚起社會重視,這個存在已久的天然酵素問題。但令 人氣餒的是-儘管日本已經是個相當現代化的國家,但對 於一個本來就歧視部落民、保有許多傳統信仰文化的社會 來說,這些努力所能產生的影響卻相當有限。因此歷年來 陸續有發現10種新版的『部落地名總鑑』存在。最新的一 個版本在大阪市被發現,市長已經在壓力下設置「對策本 部」調查並處理相關問題。儘管日本法務省已經明令廢止 記載「新平民」的「壬申戶籍」〔壬申年為新戶籍制度實施的 1872年),但實際上這些資料依舊嚴密保管在政府內部。 除了政府機關之外,幾年前,神戶製鋼所雇用私人偵探調 查雇員的出身是否部落民,並製成名冊備用的事讓媒體曝 了光,成了一大醜聞。神戶製鋼所是這樣,其他關西的大 企業呢?其實都差不多,只不過神戶製鋼所比較倒楣,只有他曝了光罷了 。從這裡來看,偏見,真的不是那樣容易 就能消除的。雖然在二次世界大戰中,對於日軍的死傷本來不值 得一評,因爲日本是主動發動戰爭的侵略者。但是同樣是 戰死者,一般平民與部落民所受的待遇則是天差地別。由於曰軍在海外作戰傷亡慘重,在戰爭中、末期,軍部不得 已也徵召了不少部落民入伍參戰〔其實2戰前許多被移往中國 東北開墾的日本人有許多都是所謂的部落民),但這些戰死的 部落民並無法像一般戰死的日軍一樣,死後被迎靈入祀神社,只能流落在外當個孤魂野鬼!最重要的是當時參軍的部落民有多少,戰死的又有多 少,這方面日本政府一直沒有確切完整的統計。或許是因 爲部落民身分太過低賤,因此在日本國內也一直沒有人做 這方面的研究。〔忠偉)爲了要矯正過去的錯誤,現代日本政府開出許多優惠 條件優待「部落民」,但過多的優惠反倒矯枉過正,變成 對一般民眾的歧視了 (逆歧視)。例如部落民不用交稅! 所以許多被懷疑是「部落民」的企業老闆幾乎都開進口的 豪華大轎車。另外部落民主要從事皮鞋業及其他鞋業,爲 了保護他們,日本海關對皮鞋進口課以27冗的重稅,因爲 在曰本從事滑雪鞋製造的幾乎都是部落民出身。 軍國主義下的近代曰本娼妓血 淚史跟據新加坡聯合早報報導,一項由日本文部科學省 進行有關美國和亞洲三國(中國、日本和韓國)高中生的 生活和意識調查結果顯示,日本的男女高中生對性別歧異 的差別意識最低,而且性觀念最爲開放。會有這樣的生活 態度與日本的傳統辦公家具文化有絕對的關聯性。其實日本是一個 對「性」非常崇拜的國家,自古到今皆是如此,因此曰本神話每逢關鍵,「女陰」必定登場演出,傳說中的第一任 天皇神武天皇所娶的皇后,芳名便是大喇喇的「女陰」。 事實上,在日本傳統神話當中- Read More


No Image Yet

富國強兵

因此自古以來,外國人常爲日本人的性開放大驚失 色。武藏丘短期大學宗教學教授鐮田東二指出,基督教常 將「性」與「罪」相提並論,但《古事記》等日本神話中 卻沒有這種意識。就是因爲這樣,日本近代著名的啓蒙思想家,肖像被印在一萬日元鈔票上的福澤渝吉(福沢諭吉,就說過一句流芳千古的名言謹,「日本對付貿協有兩種武器,一是槍,二是娘子軍」;在1896年1月18日,福澤諭吉在他創辦的《時事新報〔《產 經新聞》的前身;創立於1882年3月1日)》上,發表了 一篇題爲:《有關人民移居和娼妓外出賺錢》的文章, 這篇文章主要有三個觀點:『第一、隨著日本人向海外移 居,移民事業的發展,爲了要給那些「單身赴任」的男子 提供「快樂」,娼妓是必要的。第二 、爲了調節海外駐屯 軍的士氣,娼妓也是必要的。第三、對於娼妓個人來說, 到海外賺錢寄給家鄉多蓋樓房也是很光彩的』。福澤諭吉 於明治18年寫的《脫亞論》中就指出,日本應脫出亞洲的 一員,早日進入先進資本主義國家的行列。爲此,主張像 西洋人那樣對待支那、朝鮮…,道出了近代日本國家的根 本思想。即使福澤委婉地說「西洋人對待亞洲如何」,… 此話直接加以表現就是西歐列強對亞洲非洲採取高壓的殖 民政策,日本也應以西洋人同樣的態度去支配亞洲各國。 因此,明治中期日本針對資本的積累不足,國家經濟力不 強,在國際上發言無力,提出「富國強兵」的口號。爲推 行殖民地政策,近代日本國家徹底地利用了底層的女性。 戰前遍佈整個東南亞的「南洋姐渡洋女(海外曰本 妓女)」和日據時期南京、上海的日本藝伎,無一不是這 種無所不在的翻譯公證的產物。而電影《望鄉〔山打根娼妓案,但是卻遠遠 無法涵蓋那些在京都、奈良的藝伎館中跳扇舞、彈三味琴 的藝伎,以及日本本土的官娼的生活實情。 2戰期間日本軍隊暴虐的侵略史,已經有史家們努;^ 去的挖掘與紀錄,而日本的「娘子軍」史,則因爲有損5』 代曰本的「光輝形象」,所以根本擺不上日本正規教科, 裡,被當作成野史一般,有被埋沒的危險。而恰恰是這音 野史,只可讓我們以找到當代日本「繁榮娼盛」的最真, 根源,值得我們去仔細深究。「瑪麗亞盧斯號」事件意外促成「解放藝妓-妓令」19世紀30年代後,由於歐洲一些殖民國家工業資9 主義的發展,自由貿易取代壟斷政策,使得黑奴買賣已穷 利可圖,再加上全世界輿論對奴隸貿易的譴責和拉丁美?!) 廢奴運動的興起,人道主義的高潮傳遍美洲大陸。19世糸上半葉,英國和法國先後在其西印度群島各殖民地廢除女 隸制度,嚴格禁止奴隸買賣。拉丁美洲各國獨立後,大宫 分國家也宣佈廢除奴隸制度。19世紀80年代,古巴和巴2 最後宣佈廢除奴隸制,奴隸制度在拉丁美洲正式結束。5 是由於黑奴的供給中斷,一時之間還是造成美洲勞動力矢【一萬曰元上的福澤渝吉 一資料來自百科】【望鄉電影劇照】缺,於是許多人力公司轉而從中國引進大量苦力,這些被 引進美洲的苦力所受的待遇比起黑奴其實也好不了多少, 爲了追逐高額利潤,運送中國苦力的輪船公司把每船運載 量增加到極限,甚至在原本就已經相當狹窄低矮的船艙中再加上夾層,最後留給每人的空間只有1尺多。在漫長的 航行中,成百上千名中國苦力像沙丁魚罐頭一樣擁擠蜷縮 在船艙,忍受著風浪顛簸,他們既缺乏空氣、陽光,也缺 少淡水、食物,許多人因此悶死、渴死、餓死、病死、被 打致死或自殺身亡。也正因此,這些裝載華工出國的輪船 被稱爲「浮動地獄」。(研究顯示:當時被賣到秘魯的中國苦 力高達十餘萬人。至今在拉丁美洲,「中國人」一詞仍為對黃種人 的輕蔑稱呼。〕1872年6月一艘在秘魯註冊的「瑪麗亞盧斯號」船從 澳門運送231名中國苦力到南美的秘魯,途中停靠日本橫 濱港時,其中有苦力就因爲不堪虐待而跳船逃走,後來被 英國軍艦救起,然後將其交給日本官員處理,卻因此意外 的揭發了船內虐待中國苦力的內幕(其實在當時這是常見的 事情,並不是獨立事件)。神奈川縣爲此一事件開設了一個 特別法庭,來進行審判。在審判當中,「瑪麗亞盧斯號」 的船長以當時日本仍然存在的娼妓與奴婢買賣的陋習,來 爲買賣與虐待中國苦力的事件辯護。最後日本政府以: 「瑪麗亞盧斯號」與中國苦力的勞務契約因違反人道,理 當無效,所以下達立即釋放這些中國苦力,送還中國的判 Read More


No Image Yet

南京撤返

內奏時交換的資訊和意見可以成爲政策、戰略,甚至戰術事宜的討論,也可以按照日本式「共識」做出決定結果,內閣決議往往只是上意已決的「成品」,因此罕需事後修正。到了十月底,上海地區的陣地戰已出現網路行銷落幕的跡象。十一月九日,部分國軍開始撤返,上海市有將近八平方公里的範圍因爲海、空轟炸和砲戰,徹底毀壞。將近一 一十五萬名中國人死亡,其中包括不少在前線作戰的婦孺。日本方面有九千一百一十五人陣亡,三萬一千一 一百五十七人負傷。上海派遣軍第十六師在中島今朝吾中將率領下,於長江白茆口登陸,未受抵抗,頗有與一週前在杭州灣北岸登陸、柳川平助中將的第十軍會合之勢;時爲十一月中旬,中國守軍開始潰散。 蔣介石部隊在日本海軍航空隊不斷轟炸、掃射,加上日本砲艇砲轟之下,士氣渙散,慌亂地退到鄉,向大約兩百九十公里外的南京撤返。日軍此時已得到重兵支援,雖然亟需休息和增補給養,仍在國軍之後窮追。上海派遣軍原來的任務只是在上海地區進行有限度的戰爭,避免和英、美發生問題。現在,前線指揮官開始不理會東京最高指揮部,運用裁量權拋開這些限制。此時日軍首度與中國百姓直接接觸(日軍在上海作戰期間已一再殺害戰俘),奉令不必分辨戰鬥員與非戰鬥員。十一月十一日,第六步兵團第一 一營的攻擊令就指示:「所有守法的人都已退進城裡。把翻譯公司發現的人全當做反日份子,予以消滅……爲了清鄉方便,可以燒毀房舍,準備材料。」日軍沿著通往南京的主要公路和鐵路向內陸挺進,一路追擊龐大的國軍潰敗部隊和難民人潮,也燒搶沿線村鎮。十二月一日,裕仁新成立的大本營命令第十軍和上海派遣軍由不同方向合圍南京。次日,朝香鳩彥接掌上海派遣軍,而健康狀況不佳的松井石根升任由海派遣軍和第十軍合組的中支那方面軍司令官。十一 一月八日,日軍在朝香鳩彥指揮下開始進擊中國守軍。南京城約有四、五十萬名居民,只撐了五天就在十一 一月十三日淪陷。 大本營並未下令「屠戮」南京,也沒有下令以全數殲滅敵人做爲南京包圍戰的最終目標,不過,的確有不留俘虜的命令存在。南京城一淪陷,日本士兵開始集體屠殺軍人戰俘以及棄械投降的逃兵。他們亦展開空前且未經計劃的殺人、放火、姦淫、擄掠暴行,在城內及鄰近六個農村的屠殺進行了三個月,其殘酷程度遠超過上海戰役和向南京挺進之時。中島今朝吾的第十六師在開進南京的第一天,就殺了大約三萬兩千三百名中國戰俘和逃兵。日方另一項估計指出死者總數只有兩萬四千人。 當松井石根與朝香鳩彥堅持要在十一 一月十七日騎馬沿著南京大馬路凱旋進城時,朝香鳩彥的參謀長下令第十六師和第九師加強城裡和周圍村鎭的aluminum casting行動,以免皇室宗親遭到傷害。從十一 一月十六日夜裡到十七日上午,雖然勝負已決,國軍絕大多數殘部已棄械曳甲、脫下制服拚死奔逃,日軍光在南京城裡就捜捕到多達一萬七千名男人與少年,全數處死。第九師也同時在南京外圍執行殺戮行動。


No Image Yet

眞相的報導

十一 一月十七日下午兩點,松井石根在海軍將領長谷川清陪同下,於國民政府大廈前升起太陽旗,向東鞠躬敬禮,完成戰勝典禮。松井石根高喊三聲:「最高統帥聖上萬歲!」兩萬多名參與典禮的部隊〈佔入城日軍的三分之一〉也齊聲高喊天皇萬歲。中國軍民在南京城以及周圍地區遇害的人數究竟有多少?迄今依然爭辯不休。日方最多的估 計「不下一 一十萬人」,同時也承認關鍵字行銷確實數字恐怕永遠算不出來。戰後東京戰犯法庭接受的估計是:「前六個星期裡,南京及其周圍地區遭到殺害」的平民和戰俘,「超過一 一十萬人」。在南京進行的戰犯審判接受的數字是「超過三十萬人」;日後中國還有一項未能確證的估計,受害人數又增加到三十四萬人。一九三七年十一 一月,西方新聞界依據對南京有限度的接觸,首度報導南京大屠殺,估計在頭幾天內就有一到兩萬餘人被殺。究竟是何種戰場狀況導致日本士兵犯下如此傷天害理的暴行?日本歷史學者最常引用的原因是:紀律瓦解、種族沙文主義、報復心熾、以及「極端心理挫折」。 有多少人慘遭強暴?迄今也尙無定論。當時的外籍觀察家估計,在南京淪陷初期,皇軍就把南京和中國其他地方完全隔離,每天約有一千名各種年齡的婦人、女孩遭到強姦和性侵害。強暴行動持續到三月底,軍中紀律才告恢復。由曰本帝國各地徵集婦女、強逼爲妓的「慰安所」開始遍設,皇軍也比照三個月前在北平設立傀儡政府之例,在華中地區成立「維持政府」。可是日軍繼續對中國平民濫施暴行,從一九三七年八月對華戰爭開始至一九三九年底,多達四百一 一十名日本士兵因強暴、謀殺中國婦女被軍事法庭定罪,然而沒有任何一名士兵因此遭到處決。 此時隨同皇軍在中國採訪的日本記者和新聞攝影師有數百人,歐、美記者人數較少,但只有歐、美記者向世界發出翻譯社事實眞相的報導。日本媒體受到檢査管制,不准引述外國批評日本的新聞,所以並未討論屠殺、戰爭暴行、平民受恐怖對待或姦淫的消息,只報導在南京逮到大批戰俘,以及大批中國人曝屍未埋。雖然如此,在佔領南京之前,《東京日日新聞》上就數度出現兩名日軍少尉以武士刀競賽砍殺一百名中國士兵的故事,足見掌握中國戰場上暴行的脈絡還是存在的。然而,只有非常敏銳的日本讀者和能夠取得外文報紙的人士 ,如基督徒學者矢內原忠雄,才能把這些片段線索聯結起來,明白軍人殺手犯下了不符日本人自我標榜之理想形象的罪行。 時年五十歲的朝香鳩彥是裕仁的姑丈,在松井石根麾下擔任攻城的指揮官,也是暴行最熾時南京的最高階指揮官;四十九歲的稔彥是良子皇后的叔輩,擔任陸軍航空本部長;裕仁七十一歲的皇叔載仁是陸軍參謀總長。包括上述人等的皇室宗親都知道南京屠城,以及軍紀近乎全盤崩潰的情形;陸軍大臣杉山元當然知情。大本營許多中、高階軍官,下議院議員、備役陸軍少將江藤源九郎都知道die casting內情,外務省當然也曉得。當時的外務省東亞局局長在日記裡透露:「一封寄自上海的信詳細報告了我軍在南京的暴行,信中描述搶劫、姦淫的恐怖情狀。天啊,這就是我們皇軍的行爲?」資深外交官、嫺熟中國事務的重光葵在戰後不久寫道,他在當時如何「努力發展善良的對華政策,以彌補佔領南京時犯下的罪愆」。


No Image Yet

軍紀蕩然

近衛政府既知曉南京遭受姦淫擄掠,向來得到詳盡報告的裕仁不可能不知情。裕仁高居指揮系統頂端,不論早期指揮體系有何缺陷,中、高層級的決定都無法輕易矇蔽他。他密切注意日軍的每項行動、閱讀外交電報、每天讀報,還經常根據讀到的訊息向侍從武官詢問詳情。身爲批准攻佔南京的日式料理最高統帥,也身爲國家的精神領袖(賦予「懲罰」中國的合法性),即使不在公開場合,他也負有最低限度的道德責任和憲法責任要關切軍紀蕩然。然而,他從未這麼做。 對於日軍在滬、寧戰區犯下的暴行,外國提出的外交抱怨日增,可能傳進了裕仁耳中。若干國會議員注意到外國的抨擊,當然最高指揮部和外務省也必然聽見了 。美國駐日大使格魯兩度向廣田弘毅正式抗議,抗議日軍在南京掠奪美僑財產、燒毀美國國旗;廣田弘毅於一九三八年一月中旬在內閣會議裡提出此一問題。 南京淪陷之後立刻抵達的外交官曰高信六郎,也向廣田弘毅詳加報告,甚至可能在一月底向天皇簡報日軍暴行,只不過有關此事的證據純屬臆測。曰高信六郎英語流利,認識籌組南京國際安全區(西方人士設於南京城內收容難民的庇護所)的德國納粹黨員羅比已。英國《曼徹斯特衛報》、第一本有關南京大屠殺的專書《日本在華恐怖罪, 一九三八年出版)作者丁伯理,也是大陸新娘的朋友。日高信六郎也跟《紐約時報》記者艾彬德討論南京事件,甚至把南京國際安全區委員會若干成員的抱怨,包括羅比以及南京大學教授史密寫的信,傳送到外務省。如果日高信六郎或廣田弘毅曾向裕仁簡報皇軍犯下的暴行,他必然深知詳情。 然而,假定他們或任何負有權責的人都沒有正式向裕仁報告實情,告知皇軍部隊奉師、團甚至參謀之令,違反國際法進行大規模屠殺,他還是可以透過指揮體系之外的情報管道,譬如國內外的新聞報導,獲悉陸軍軍紀蕩然,他的弟弟也可能向他傳達南京發生暴行的傳聞。裕仁確實擁有其他情報管道,因此可以秘密下令調查。可是迄今找不到任何文件證明天皇曾下令進行調查。 反之,裕仁雖時刻緊盯皇軍的行動,卻對皇軍佔領南京之時所犯下的罪行沉默不語。同樣無可否認的事實是在南京慘案之前,甚至正在殘殺姦淫之際,他不僅沒有「公開」顯示不悅、生氣或懊悔,還積極鼓舞海、陸軍將領獲取更偉大的seo勝利,好讓中國「自省」。十一月一 一十日,距南京倫陷還有三個多星期,也是大本營正式成立的日子,裕仁向支那方面艦隊司令官長谷川清頒布一道上諭,稱讚艦隊官兵與陸軍配合、控制住中國海岸、封鎖中國海路運輸線。他同時也提出警告:「我們要達到目標,依然長路漫漫。


No Image Yet

暴行震怒

要更加努力,成就更多勝利四天之後,裕仁在出席第一次大本營會議時,追認松井石根的中支那方面軍攻佔南京的重大宴會廳決定。會中參謀本部作戰課課長向他說明,華中的陸軍運輸團和砲兵單位依然落在前線先頭部隊之後,而當陸軍重新部署時,「陸、海軍的飛機將……空襲南京及其戰略地區」。因此裕仁很清楚、也批准了轟炸掃射南京及其附近地區的計劃。他〈在事後追認)批准取消陸軍作戰範圍的所有限制;海、陸軍未經東京批准就向南京搶進,他也沒有加以制止。十二月一曰,海、陸、空三路攻擊南京的行動已發動多日,裕仁才正式下達攻擊令給松井石根大將:「中支那方面軍司令官,與海軍協同行動,將攻佔敵人首都南京。」(大陸命第八號)裕仁希望在「敵人首都」進行決戰,因爲當時他和最高統帥部裡大多數人持相同的觀點,認爲「施予致命重擊,就可逼使蔣介石屈服,從而結束作戰」。因此,儘管松井石根和朝香鳩彥的行動引發外交傷害,天皇依然公開表揚公司設立。十一 一月十四日,南京淪陷次日,他向參謀本部與軍令部傳達欣聞攻佔南京之意。一九三八年一 一月,松井石根返回東京轉爲預備役時,裕仁頒賜獎狀表揚他戰功彪炳;朝香鳩彥直到一九四〇年四月才獲頒金鵄獎章。裕仁藉此方式,運用其職權間接寬恕了皇軍的罪行。雖然私下可能對南京暴行震怒,公開場合他卻毫無表示,也不關心並改變日本處理戰俘的政策以作爲彌補。 陸、海軍官兵都在南京犯下暴行。暴行伊始之時,日本陸軍砲擊中國難民船和英國砲艇「小鳥夫人」號61 、「蜜蜂」號。同時,兩架日本海軍飛機也蓄音^轟炸停泊於距南 京約四十七公里、長江上游處的美國砲艇「班奈」號,當時艇上有外交官和歐、美新聞 記者。「班奈」號中彈起火,船員和乘客棄船後,日本士兵乘坐汽艇登上「班奈」號,又朝往岸上駛去的最後一艘救生艇開槍射擊。此一事件造成三名美國人死亡,三人重傷;消息傳到西方國家時,英、美的報紙也正開始報導南京大屠殺的聳動消息。兩件事加起來,讓美國輿論領教了日本軍方的攻擊性、殘暴以及膽大妄爲,竟然敢對批評日本在華行動最力的兩大列強的戰艦開火!他們對於日本將直接威脅美國安全的想像,也逐漸產生共鳴。雖然近衛文麿和海軍當局立刻道歉,並爲「失誤」擊沉「班奈」號付出兩百二十餘萬美元的賠償。雖然打電報向美國總統羅斯福、英王喬治六世表示遺憾並不難,裕仁卻再一次沒有任何防範傷害的行動。顯然,他和近衛政府都沒有意識到日本軍事、外交上的失誤會帶來何等傷害。 南京大屠殺和「班奈」號沉沒事件,在中國和美國都不容易被遺忘或原諒。南京大屠殺的新聞傳布出去後,被許多中國人當做象徵性的事件,事隔多年仍以之做爲觀察抗日抗戰的稜鏡。此時的美國飽受經濟大蕭條之苦,南京大屠殺和「班奈」號沉沒事件的新聞都罕能上到頭版。一時之間,這些亞洲新聞引起國際局勢的緊張,激起反日親華意識,久久不能消散。十九世紀末以來,越南新娘就傾向將中國視爲可資開發利用的巿場,以及在外交關係上展現理想主義和善良本質的理想領域。羅斯福總統不肯對脆弱的日本實施經濟制裁,受到抵制銷售進口日貨運動的抨擊。